FassVassIn

完全放飞自我。

唐吉诃德兄弟 ~1

大家好!我又回来了!虽然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篇(

因为想开车却死活发不动,所以我就弃坑了!之前说写完再发,我只好表示太美的承诺是因为太年轻!!(

所以我就把目前写的都发上来吧。(

我不收快递,没水表!(



史密斯夫妇AU

文笔渣,对武器也是外行,甚感抱歉_(;3

有些角色我是直接照搬史密斯夫妇的.......(实在是想不出该带入谁。

设定多弗杀手组织里一员,代号Joker,联络人维尔戈。

罗西是CIA的特工,直线联系战国。后来战国引退,上司换成了赤犬。有些借鉴POI设定。

以及兄弟俩身高设定是正常人偏高。


下面是大概:

8岁的多弗和6岁的罗西,母亲病逝,父亲突然消失。

在多弗8岁和罗西6岁那年,罗西被领养走。多弗给哭着的罗西红心挂饰。

罗西断断续续寄过信件,终在多弗10岁、罗西8岁那年,两人彻底断了联系。

16年后,多弗26岁、罗西24岁,两人在哥伦比亚相遇。

多弗32岁,罗西30岁,两人同居6年。

多弗32岁,罗西30岁,两人发现彼此隐藏身份。

多弗32岁,罗西30岁,两人拔枪相对。




正文:


“呋呋呋呋呋,好吧,我先说...”并排坐在沙发上的两人先沉默了一会,随后其中一位带着夸张墨镜的率先开口。 

他却是停顿了一下,转头对旁边人说:“......我觉得我们并不需要来这里。”

身边的金色卷发男子看了他一眼,摊手表示让对方继续。

“我们同居五年了。” 

「六年」另一位突然举起一张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卡片,纠正对方错误。

看来另一位有语言障碍。

“...五、六年了。我们同居生活非常好。”最先开口的人又如同按了暂停键。他再次转头开口,“所以我还是...”

「我们被推荐来做下测试,看是否还适合同居。」

被提前备好的纸条所打断,男子只能悻悻地转回身。

“好吧,我大概了解了。......所以你们目前是注册结婚了还是只是同居?”

「兄弟。」其中一人立刻举起卡片,这张卡片比前两张卡片稍显旧,显然这位已经解释过不下一次了。

“呋呋呋呋呋...罗西你反应不用这么快。我觉得这已足够说明我们感情非常好。”

“......抱歉。好吧,先让我们测试吧。从一到十的标准,你们有多快乐?”心理医生有些汗颜,大概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内心惊讶归惊讶,依旧翻开了本子准备记录。

“等下,十代表非常满意,一代表非常不满意?”

“凭直觉回答就是了。”

趁着墨镜男子发问,另一方已经在纸上写好了答案:「8」

“等等只有8吗?罗西你是不是在8旁边少写了一道竖,准备写81。”

“你不要在意对方的答案,说出你自己的感觉就好,以及最大数字是十。”

“怎么能不在意。和自己哥哥居住肯定幸福感爆棚,对吧罗西?”竖发的人声音有些提高,气势却在另一位有些不耐烦地弹了下纸片后消减了些,硬生生转移了话题,“好吧,我们重新开始。”

医生递去新的纸片,询问:“准备好了吗?”

两人点点头。

“你们有多快乐?”

「8」“8分。”

“......好,下一题,你们的性生活.....”念到一半的医生立刻闭嘴,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因为这测试一般是给夫妻做的,不小心顺着念出来了。”

“没关系,我不在意这种问题。如果让我说的话......”

「下一题」

再次被打断的人耸耸肩,索性半躺在沙发上,仰头看天花板。

“那讲讲有关你们的事情吧?”

“......”两人意外地沉默了几秒。

罗西南迪低头思索片刻,随后俯身在空白的纸片上写下:「在我八岁的时候,多弗十岁,我们俩失去了联系。」

写完句子的他停顿了下,之后续写到:「然后我们在哥伦比亚相遇。」

“波哥大”多弗朗明哥补充道,“五年前。”

「六年」

“五、六年前。”



五或六年前,哥伦比亚波哥大。

 

哥伦比亚的天气有些热,罗西南迪卷起衬衫袖子,安静地坐在酒店吧台看报纸,和远处炮火声格格不入。大部分人都凑到外面围观,吧台只有他一人,罗西南迪悠闲自得地喝了口啤酒。

还未待他再品第二口,一堆警察闯进大厅,站在各个出入口,怀抱着冲锋枪。

他伸手越过桌子,拍拍服务生,举起一张卡片,询问对方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射杀了老大,那些警察在搜查独身旅行的游客。”

罗西南迪往警察方向看去。正所谓枪打出头鸟,一位警察注意到了他。

“先生,你一个人吗?”警察靠近询问,然而手已经摸上别在后腰的手枪。

罗西南迪完全转过身,面对他。抬手指了指自己耳朵,挥挥手表示听不见,紧接着又指指自己的嗓子,挥手。

“先生,你是不是一个人?”

手扶了扶墨镜,罗西南迪思考着该如何脱身。右手看似在扶着桌子,指尖却已经碰到后面的枪,不过他不到万不得已并不想对警方开枪。

 

突然又有人推门进到酒店,后面跟着几位警察。

“嘿,先生,让我们查下护照!”

罗西南迪看向门口,虽然自己也是金发,但对方竖立的金发真是人群中只需一眼就可发现,而且还带着很夸张的墨镜。

对方巡视了一圈大厅,与罗西南迪视线相碰撞。

——有办法了。

“先生,你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两人缓缓靠近,罗西南迪拉低衬衫盖住后腰处的枪支。

“我们俩是一起的。”另个人终于回答了他身边警察的追问。

罗西南迪也点头表示。

警察上下打量了俩人,啐了一口“同性恋”,便放弃离开。

 

为了防止再被盘问,罗西南迪只好选择带人进入自己房间。

关门后,两人倚靠着门听着外面动静。

 

......该说些什么吗?

 

罗西南迪有些苦恼。

 

打个招呼表示下友好吧,毕竟帮自己解决了难题。

 

他低头从裤子口袋取出几张纸片,是他来这里之前准备的。

未等罗西南迪挑出卡片,他却突然靠近一把抓过罗西南迪挂在胸前的吊坠。

“这个......”

罗西南迪吃痛皱眉,伸手想夺回,奈何对方紧攥不放,阴沉着脸盯着他。

正在罗西南迪计划要不要暴力夺回时,对方再次开口:“罗西......”

 

......这个人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名字?

 

罗西南迪挑眉看向人,对方黑着脸,嘴角却上扬笑着。罗西南迪甚是疑惑,努力试图回想自己是否见过这人的同时,全身也处于戒备状态。然而对方之后的话,让他的大脑停止了工作。

“呋呋呋.........我是多弗啊,弟弟。”

 

 

“多弗,罗西就要拜托哥哥照顾咯。”

这是多弗朗明哥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母亲躺在床上,微笑着对他说,声音有气无力。

之后,母亲病逝了。

八岁的多弗朗明哥看着哭成泪人的弟弟,似懂非懂。

第二天,父亲离开了,什么也没有带走,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多弗朗明哥告诉小自己两岁的罗西南迪,还有他在。

再后来,两人被送到孤儿院。罗西南迪很乖巧也很可爱,很快被一对夫妻看中,办好一系列手续准备领养走。

即使自己再闹,也只是被认为暂时舍不得弟弟的多弗朗明哥,最终还是没能阻止罗西南迪的离开。

多弗朗明哥有些记不很清当时分离的场景了,他只记得天气很热,闷热,太阳甚是刺眼,让他看不清罗西南迪的表情。

“哥哥,他们说我们还能见面,这是真的吗?”

罗西南迪鼻音很重,声音有些颤抖。对,他好像哭了。

他叫住罗西南迪,放到他手心一颗红心吊坠,告诉他要保护好。

结果却永久失去了联系。

 

直到他再次看见那颗红心,以及金色卷发的人。

 

 

罗西南迪惊讶地张大嘴巴往后退了几步,却不小心撞到桌子,摔坐在地上。

“呋呋呋呋呋呋”多弗朗明哥倚门看着自己的弟弟,对于他的反应感到有趣。紧接着他注意到掉落在罗西南迪身边的一些纸片,多弗朗明哥蹲下身捡起其中一张,上面写着一些简单的西语词汇。大概是初到哥伦比亚旅游,并不会西班牙语。多弗朗明哥只是随口一问:“这是什么?”

不过这询问却提醒了罗西南迪,稍微镇静了一些,举起一张卡片。

「我失语了。」



“所以你遇到了失去联系18年的弟弟?”维尔戈正在和对手练着拳击,游刃有余的他在听完多弗朗明哥的一系列演讲之后做出总结。

多弗朗明哥整个人挂在拳击台的围绳上,回复道:“准确来说16年。他被带走的前两年,有断断续续寄过信件。呋呋呋呋呋,看他惊讶的表情还真是有趣。”

 

“噢噢!恭喜你啊!罗西南迪!找到一位亲人!”战国激动地拍了拍罗西南迪的肩膀,因为动作过大,让小船摇晃了下。“我们得庆祝喝一杯!正好一会钓上鱼来做下酒菜!”

“谢谢战国先生。”罗西南迪揉揉脑袋。

前来拜访战国时,战国正好带着渔具准备出门。然而对方说着“偶尔也要休息下”“钓鱼也是种锻炼”,罗西南迪就这样被简单的理由拉去了郊外钓鱼。

 

“他有没有说他为什么不能开口说话?”

“一场意外。不过也只是不能开口说话而已,如果不是知道他以前就那么笨拙,我都担心逻辑能力损伤了。”多弗朗明哥突然想起什么事,继续讲到:“你不知道他惊讶之后有多兴奋,呋呋呋,跳起来抱住我不松手,把我西服哭湿了一大半。”

“......无法想象。”

“你要看照片来想一下吗?我这有他的照片。”说罢就要往口袋里掏手机。

 

“对了,他是做什么的?”战国瞧了瞧在掌心扑腾的鱼,感叹一声还很小,之后把铁钩从鱼嘴处取下,放生了它。

罗西南迪回忆了下,回答:“销售员,经常出差。不过我也经常出差。”

“这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建筑业。”多弗朗明哥回答道,“你真的不想看照片?”

“不必了,不是很感兴趣。而且我现在没空。”语毕,维尔戈把对手压倒在地。

“维尔戈”多弗朗明哥声音有些压低,像是要宣布正经事情。

“?”

“我要和我弟同居了。”

维尔戈愣了一下,紧接着被对手反制。“多弗,你说什么?”

“我们兄弟要同居!”

评论(5)
热度(23)

© FassVass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