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sVassIn

完全放飞自我。

唐吉诃德兄弟 ~4

“我觉得我被人认出来了,你有没有被人认出来过?”多弗朗明哥坐下的同时环顾了下四周,确认没有可疑人员后,对坐在对面的维尔戈低声讲道。身上的伤口已经简单清理过,伤口不多也很浅,大部分是卡车撞到路边时造成的,并换了件干净的衣服。

“据我所知没有。”

多弗朗明哥刚要说什么,却立刻换成平常的样子。待服务生把炸鱼放到多福朗朗明哥面前后离去,他才再次开口:“我想我有麻烦了。”

“你有看到那人吗?”

当时唯一的光源是目标所在汽车,然而灯却只是照到了对方脖子以下。“没有。”多弗朗明哥切下一块鱼肉,补充道,“他有后援,有人帮他把路灯关掉了。”

“你意思是你至少被两个人发现了?”维尔戈询问道。不过维尔戈熟知对方应该已经想好对策,否则现在不会如此悠闲地吃着早午餐,“你知道该怎么办。”

多弗朗明哥一边咀嚼一边回应:“嗯,呋呋呋呋,首先我需要入手些夜光镜。”

 

“这个人很有可能是来解救目标的。”罗西南迪简单汇报了自己的行动,并以这句做了总结。随后迎来的是萨卡斯基严厉的训斥,并下令48小时内必须找出目标同伙并彻底消灭。对方一讲完就切掉了视频连接。

罗西南迪垂头走出会议室,五名手下全站在外面,等待他的指令。

作为上司的他见此,立刻抬起头,摆正了态度说道:“调出监控录像,先从卡车查起吧。”

 

“你是拿它做什么了?”Baby-5从多弗朗明哥手里接过已经毁到仅能从外壳和形状推测是台电脑的东西,询问,“拿去升火了?”

多弗朗明哥没有答复,打量着屋里,机械和工具堆满房间,原本不大的空间因此只够放一张桌子。一盒敞开的工具箱就占满大半张桌子,手边再放着一个瓦数明显不够的台灯。这就是Baby-5的工作室,她是地下有名的修理师。

“你只能买一个新的了。”

Baby-5退回给多弗朗明哥,他没有伸手,反而开口:“帮我检查一下,Baby-5,我想把这电脑物归原主。”

“我...我被人需要了?”Baby-5一愣,言语带着兴奋,“没...没问题!”随后她挑选手边几个趁手的工具,将电脑卸开。片刻过后,Baby-5取出一块零件,随即身旁电脑上搜索了一番,搜索结果很快被显示在屏幕上。

“升级记忆体模组。晶片产于...”Baby-5还未读完,多弗朗明哥早已前倾身体,越过工作台去看屏幕上的信息。他看到屏幕上有一行地址,询问是什么。

“账单地址,我只能查到这个了。”

多福朗明哥看着地址,若有所思。

“你认识那个地方?”

 

“唐吉诃德先生,查到了卡车。”一位手下从电脑前转过身,面对罗西南迪汇报,“一天前被盗,昨日下午的备案。”

“只有远距离的拍摄到的监控录像”另一位手下也汇报道,“已发到您电脑上。”

罗西南迪道了声谢,低头滑动鼠标打开共享的文件夹。

远距离的监控录像只能看到有人打开了车门,跳进去开走了卡车。又会是和之前在现场拍到的画面一样无用。之前的录像中,对方戴着牛仔帽,帽檐遮住脸根本无从辨别。

罗西南迪剪裁录像,扩大并试图提高了清晰度,依旧一无所获。

 

另一边,多福朗明哥手里拿着从Baby-5那里抄下来的地址,走进大厦大厅。想要再深入上电梯则需要刷员工卡,多福朗明哥也没有愚蠢到立即就与对方火拼。虽然自己全副武装,也只是防止再度被认出而被围攻。

他听说过这个地方,确切来说,他见过这栋楼的名字——从罗西南迪写的纸条上。

多弗朗明哥低着头走到指示牌处,为了访客方便而列出不同公司所在楼层的指示牌,多弗朗明哥根据纸条找到了50层。

虽然是罗西南迪在几年前偶然提起的,但多弗朗明哥记得,他提到在这里办公。

手指从指示牌上的第50层往左移——建筑公司,CEO:唐吉诃德·罗西南迪。

写着地址的纸条突然被紧攥成一团,多弗朗明哥盯着名字狰狞地笑了起来。

 

此时此刻,重复播放第三遍监控录像的罗西南迪像是发现了什么,将视频拉近了些。远处路灯投射的角度问题,对方的脸被阴影笼罩。然而在他撬开卡车门锁后的动作吸引了罗西南迪的注意。

对方打开车门,将枪扔进座位,抬起手臂似乎在核对时间。随后他放下手臂,活动了下手指,跳上车。

罗西南迪皱起眉头,又放大了些。灯光将对方手部动作照的一清二楚,手掌与胳膊成九十度,活动着手指如同在操纵提线木偶一般。

罗西南迪见过这个动作,他的哥哥,多弗朗明哥,在一些重要的事情时会习惯性做这种动作。

“唐吉诃德先生,您的哥哥打电话过来,他出差回来,想询问晚饭的事情。”克比的声音传来,打断了罗西南迪的思路。

罗西南迪从屏幕上移开视线,沉默了会儿,执笔在纸上简单写道:「7点」。

克比一直在罗西南迪的手下工作,所以立即明了了罗西南迪的意思,便转头回复电话:“您好,唐吉诃德先生说七点吃晚饭。”

多弗朗明哥挂掉电话,看了一眼铅笔字迹已经被攥到有些模糊的纸条,扔进垃圾桶,笑着走出大门。

 

自己平时开的汽车停在公司,多弗朗明哥先是去那里换车。当他再开到家的时候,时针正好指到七,狂奔的汽车在院子外面刹住。多弗朗明哥紧绷着肌肉,右手放在档位旁边的手枪上,警惕地盯着房子。龟速驶进车库后,多弗朗明哥打开车门穿上大衣,走进院里。再三打量确定并无埋伏后,多弗朗明哥进入客厅。然而他仍没有放弃警戒,把大衣脱下放到客厅沙发上,再次环顾了四周。

「欢迎回来。很准时。」罗西突然站在连接客厅和餐厅的走廊处,一手举着卡片,一手托着两杯红酒。多弗朗明哥先是一惊,却立即放松下来,上前接过一杯红酒,勾唇笑道:“一直如此。”

两人穿过走廊到餐厅,多弗朗明哥入座。餐桌中间摆着沙拉和烤....牛肉? 他猜测。肉外表焦黑,一整块摆在餐桌上,若是眼有近视之人看到,估计会以为摆了个煤球。

“这次是哪家外卖?”

「我做的」

罗西南迪给出了多弗朗明哥已经猜到却又最不想看到的答案。

多弗朗明哥沉默了几秒,问道:“怎么有兴趣下厨了?”

「接风洗尘」

多弗朗明哥若有所思地笑起来,没有接话。

罗西南迪放下纸片,拿起长刀准备切餐桌中央摆着的所谓的牛肉。多弗朗明哥看到,立即起身要取过刀来帮对方。一是担心自己的弟弟用刀会伤到他自己,再者,还有一点点的防备。虽然多弗朗明哥因为对方那张「接风洗尘」而减少了自己的戒备,但仍然没有彻底松懈。

罗西南迪也没过多表示,把长刀递给了对方,转而走向餐桌对面,突然从桌下抽出一把长刀,面对着多弗朗明哥切起了柠檬。

多弗朗明哥挑挑眉,切好牛肉后和罗西南迪同时回到了座位,面色如常,如果忽略掉两人同时把长刀放在靠近自己的地方,刀尖冲着对方。

「亚特兰大的旅程怎么样?」

“呋呋呋,还好,只是业务出了点问题。”多弗朗明哥看了眼盘里的牛肉,迟迟不肯下刀,“你的工作呢?”

「也有些问题。你的问题解决了吗?」

多弗朗明哥透过墨镜镜片盯着对方眼睛回答道:“还没有,但终会解决的。”

罗西南迪停顿了一下,引开话题:「牛肉怎么样?」

视线再次回到盘里的牛肉上,多弗朗明哥举刀切出一小块,放入嘴里,缓慢地嚼了几口,用舌尖直接把牛肉从后牙处推到喉咙,尽可能绕开布满味蕾的舌头,随后艰难咽下。

这回换罗西南迪盯着对方,多弗朗明哥低头沉默了许久,缓缓开口道:“表面很酥脆。”

听到这里,罗西南迪从一开始的担心,到忍不住扶额憋笑。烤牛肉是罗西南迪故意的,一个兄弟之间的玩笑,不过两人之间的气氛因此缓和了些。罗西南迪虽因为之前的录像怀疑多弗朗明哥,但是没看到正脸,他不能完全确认那人就是多弗朗明哥。

多弗朗明哥拿过红酒瓶站起,走到罗西南迪旁边,帮他添了些红酒,一边倒酒一边开口:“罗西你也应该尝块牛肉。”

罗西南迪面带笑意看了眼多弗朗明哥,想伸手取桌子上的中性笔来写字,然而此时此刻红酒瓶却突然从多弗朗明哥的手上滑落。罗西南迪出于职业反应,立即接住了瓶子。

试探!

罗西南迪动作一僵,让酒瓶顺着手再度滑落,摔到地上。随着刺耳的玻璃碎掉声音,酒溅了一地。

“我去拿毛巾。”多弗朗明哥立即转身进走廊,不过他并没有走到厨房取毛巾,反而走进客厅在之前穿的大衣内侧拿出一把手枪。待他再回到餐厅时,罗西南迪已经不知去向。

多弗朗明哥举着手枪,试探性地喊了声:“罗西?”

车库处突然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多弗朗明哥立即往窗外看去——罗西南迪直接驾车冲出了院子。

多弗朗明哥跑出门,喊着罗西南迪的名字,试图让对方停下车。然而罗西南迪没有听到也没停车。

来不及再次跑回去开车的多弗朗明哥跟着汽车奔跑起来。为了赶在罗西南迪从小区拐入大道前,多弗朗明哥只能翻别人家院子抄近道。不过这近道抄起来也甚是艰苦,有的院子围着铁栅栏,有的全是灌木丛。身上挂着树叶的多弗朗明哥终于跑到了罗西南迪前面,刚准备翻篱笆出来,却没想脚下有个泥坑,让他直接撞上了木篱笆。然而这一撞,使多弗朗明哥扣下了一直举着的枪的扳机,直接打到了罗西南迪汽车的挡风玻璃。汽车刹住停在路上,多弗朗明哥意识到不妙,翻出篱笆走到马路中央,通过路灯注意到自己射到了副驾驶座并没有打到罗西,多弗朗明哥内心松了口气。

罗西南迪停下车惊讶地盯着挡风玻璃的裂口,随后他看到多弗朗明哥站在自己前方,手里拿着把手枪。

多弗朗明哥立即举起双手,道:“这只是个意外,罗西。”罗西南迪听到后,怒气上来,一脚踩下油门对着多弗朗明哥开去。“只是意外!等等!罗西!”然而回应多弗朗明哥的是他直接被顶到汽车上。

“我们需要谈谈”多弗朗明哥扒着挡风玻璃道,“停车,罗西!”

罗西南迪不作回应,扭转方向盘试图把对方甩下去,然而无果。多弗朗明哥爬上车顶,踢碎后座的侧面玻璃钻进车内。多弗朗明哥刚起身,罗西南迪立即狠踩油门,打开车门跳出。

在地上滚了一圈,罗西南迪抬起头看着继续往前行驶的汽车。

“罗西!”多弗朗明哥拍打着后车窗,还未待他喊第二声,汽车撞破护栏冲下斜坡驶入了河里。

罗西南迪有些狼狈地站起,转身离去。
评论
热度(14)

© FassVass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