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sVassIn

完全放飞自我。

唐吉诃德兄弟 ~5

“你的弟弟?”维尔戈有些惊讶道,“没想到他也会是个杀手。......他是个人还是政府的?”

“不知道。”多弗朗明哥心不在焉地回答道。他从河里游上来后,回到距离家不远处,观察了会儿,发现并没有人回去的迹象。多弗朗明哥便直接来到自己的好友维尔戈的住处,并讲了自己的经历。

“你在思考什么?”

“我在想”多弗朗明哥转了转手里的啤酒瓶,盯着标签回答道,“现在有什么科技能让人飞起来?翻墙真麻烦,呋呋呋呋呋。”

“多弗你知道公司规定被人认出来后,要在48小时之内清除对方。”

多弗朗明哥收起嗤笑,面无表情回复:“我知道。”

两人陷入一阵寂静。随后多弗朗明哥开口询问道:“你家里有什么武器?借我用用。”

“地下室,随意挑。”维尔戈看着多弗朗明哥站起身,道“现在?”

“......明天一早再说。”

 

另一边,罗西南迪知道自己那做法只是出多弗朗明哥失手射击的气,并不会威胁到多弗朗明哥的性命,所以他直接头也不回地跑路了。他没有心大到选择返回家,再者他现在非常需要冷静。因为自己一时放松而暴露身份,罗西南迪自责地拍了下脑袋。

没有钱,还身着家居服,又恰逢战国这几天出远门拜访友人,罗西南迪竟一时不知该去何处。

思索良久,罗西南迪最终选择回到办公的地方过夜。有时在遇到棘手的目标时,罗西南迪也会在那里睡觉,所以那里会存放着一些他的衣物。然而,他进入办公室的话必须身份认证,那么他的上司也必定会得知。

不过这件事肯定无法隐瞒,自己更不会谎报工作。如果多弗朗明哥是杀手,自己有义务去阻止和逮捕他,无论是作为弟弟还是作为一名CIA。

想到这儿,罗西南迪双手插入卫衣口袋,认命地叹了口气。

 

电梯打开门,罗西南迪意外地发现工作区域的灯还亮着。发现不远处一位粉红色头发的人背对着自己,在显示屏前低头不知在做什么。罗西南迪凑近拍了对方一下。

“啊!!!!!”粉色头发的人吓了一跳,直接把手里的杯面洒到了衣服上,转头发现是罗西南迪才缓下来,“是唐吉诃德先生啊......吓死我了!”

罗西南迪看到克比夸张的反应,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在对方有些懊恼地叫到“唐吉诃德先生”后,罗西南迪才停下来笑着说了句“抱歉”,并询问道:“怎么待到这么晚?”

“我想帮忙尽早找到目标同伙。”克比一脸认真地回答道。

罗西南迪眼神有些复杂,抬手拍了拍克比的头,微笑道:“先去换件衣服吧。”

 

“什么?!唐吉诃德先生已经找到同伙了?!”克比忍不住提高声音问道,“还是您的哥哥?!”

罗西南迪用热水冲好泡面,等待3分钟后,立即掀开盖子吃了起来。罗西南迪嘴里塞满了泡面,点点头。

克比又担忧又好奇,最后还是压下了内心的各种问题,重新泡起了杯面。

咽下方便面,罗西南迪再次露出令人安心的笑容,道:“放心吧,明天我会给大家一起说。”

“唐吉诃德先生,一早集合吗?”

“麻烦你了。”

得到确定回复的克比动了动手指,把早晨集合消息发给了同僚们。

 

第二天清晨,所有人就位,罗西南迪简单说明了目标同伙是自己的哥哥,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罗西南迪和多弗朗明哥同居的房屋自然成了第一搜查点。

罗西南迪带着三名手下开着两辆商务车回到自己家。确定多弗朗明哥没有回家后,罗西南迪一行人走入院内。握着门把手的罗西南迪稍显犹豫,很快镇定下来后,打开门。

罗西南迪走进餐厅,牛肉还摆在桌上,玻璃碎渣还未清理,那摊红色则触目惊心。

未待他有过多表情,清脆的瓷器碎裂的声音突然从楼上传来。罗西南迪随即奔跑上楼,却发现只是手下敲碎了一个摆件。罗西南迪松了口气,定神望去,碎掉的是一件瓷制的红鹳。

 

红鹳是罗西南迪在波哥大得到的。与多弗朗明哥重逢的第二天,离酒店不远有个集市,贩卖各种商品。小吃当然也是必有的。因旅店不提供早餐而饥肠辘辘的兄弟俩不由分说,先开启了美食之旅。
“射击游戏体验下吗?”射击摊位的老板一眼看出两人是游客,立即上前揽客,“赢了有丰厚奖品!”
多弗朗明哥停步打量了下摊位,和其他射击摊无异,用长枪击倒铁片即可。然而处于移动状态的目标明显增加了难度。多弗朗明哥勾唇,来了兴趣。罗西南迪则是边品尝着刚买来的当地美食,边看多弗朗明哥举枪射击。
十发十中。
“有什么奖励?”多弗朗明哥放下枪,询问商贩。摊位老板显然没料到对方技术这么高超,磨磨蹭蹭后举出一个约莫只有30cm的玩具熊,说是奖品。玩偶质地粗糙,与之前所说的“丰厚”根本搭不上边。多弗朗明哥没有接过,指着邻边摊位的一个瓷制的火烈鸟手工艺品,开口道:“我不要玩具,换那个吧。”
小贩面露不悦道:“那个不在奖品之列啊,不能说换就换。”
“你去买下就是奖品了。”
罗西南迪咽下食物,举起另一把枪,同样射击了十发,并全中。随后他将枪和射击游戏的钱放在桌上,举起一张卡片:「这样呢?」
摊位老板见此,只好黑着脸去旁边摊位买了那件工艺品,万分不情愿地当作奖品给了他们。

罗西南迪盯着碎成瓷片的火烈鸟,不语。
手下注意到自己上司一直倚靠着房门没有离去,抬手作无辜状,道:“怎么了?我只是在例行检查是否有监听器而已。”
仅一句话,将罗西南迪涌到嘴边的不忍堵了回去。

 

待多弗朗明哥再次回家时,罗西南迪一行人已经离去。他再三思考后,敲开了住在附近的科曼夫妇家门。表面邀请到自己做客,实际是让对方替代自己先一步进入房子打探。

“这还是我第一次到你们家。”

多弗朗明哥站在门口往房内打探了下,才肯迈步进入。

“哇,这奖杯....你们赢了今年的高尔夫球赛?”

多弗朗明哥随意应了一声。虽然并没有想象中的埋伏,但有屋内物品明显有动过的痕迹。多弗朗明哥内心暗叫不妙,立即转身跑出门。

工具间的门大敞着,同样开着的还有秘密地下室。多弗朗明哥顺着水泥楼梯走入地下室。像是为了特意印证他的想法一般,灯火通明的地下室只剩下几个钉在墙上的空架子。

额头几条青筋立即凸起,原本稍带笑容的他阴沉了脸。

“多弗朗明哥?一会劳拉就回家了,要去我家一起喝杯茶吗?”科曼从房内追出来询问道。

被提到名字的人走出工具间,径直向前走去,与邻居错身时拍了拍对方的肩,道:“呋呋呋,我突然有件急事。”

 

另一边,罗西南迪正在和手下寻找多弗朗明哥的所在。几个人围坐在会议桌旁,从家里拿来物品被封好摆放在桌上,气氛甚是压抑。

克比突然站起身,打破了寂静,“报告,唐吉诃德先生,我...我好像找到您的哥哥了。”随后弯腰将自己电脑上的画面共享到大屏幕上,“他......他就在这里,这栋楼里。”

一句话将大家吓了一跳,所有人都看向屏幕。原来多弗朗明哥试图通过管道爬上他们所在的隐藏楼层,却误触了警报。

“撤离计划C,执行!”罗西南迪看到定位所在,愣了一秒,随即下命令。五名手下迅速起身将纸质文件扔进炉内焚烧,并将电脑里所有信息格式化。

随后所有人打开窗户,从天花板取下枪瞄准对面楼的墙面,扣下扳机。尾部连着绳索的铁钩死死咬住墙,施力拉了绳索上的把手几下,确定无误后,双手攥紧把手跳出窗外。才片刻,五人都已顺着绳索滑到对面楼顶。

罗西南迪慢了半拍,当多弗朗明哥突然踢开一块天花板跳入屋内时,他刚好往外跳。

多弗朗明哥走到窗户前,放弃了追逐。一脚踩上窗台,看着罗西南迪安全降落到对面楼的楼顶。阳光下,那头金发异常耀眼,多弗朗明哥内心竟涌出一种遥远且陌生的感觉。

“你逃什么?”多弗朗明哥扬起嘴角,对对面喊道,“胆小鬼”

罗西南迪回头,与之对望。虽然两栋楼距离甚远,只能远远看到多弗朗明哥的身影,但罗西南迪确信他在盯着自己。深吸了口气,回喊道:“粉红鸟!”紧接着逃离了楼顶。

这回换多弗朗明哥愣在了原地。

蓝牙耳机突然震动了两下,多弗朗明哥按下接听。

“多弗,办完了吗?”是维尔戈,询问罗西南迪的事情。

多弗朗明哥沉默半响,突然低声笑起,紧接着提高声音仰头大笑,“呋呋呋呋呋呋呋呋呋”

自顾自地笑完后,道:“......他能开口讲话。”

“?”

 “呋呋呋呋呋,气的我都笑出来了。”多弗朗明哥将脚收回,开始环顾屋内,注意到角落处有个炉子。多弗朗明哥从附近找到把铁钳,便席地而坐翻起了炉子,“......他需要补偿我五年份的‘哥哥’。”

“你并没有杀掉他?”

“逃走了。”

“你知道公司给了48小时,现在还剩下18小时,否则你们俩都要消失。”

公司的规定多弗朗明哥自然心知肚明,并没有回话,继续翻寻着炉子的东西。随后用钳子夹出一张还未燃尽的纸片,虽然没有什么文字,却印有logo。多弗朗明哥从裤子里掏出手机,拍下照片并发出,“维尔戈,帮我查个东西。”

 

根据维尔戈发来的地址,多弗朗明哥发现是一栋正在建设中的高楼。戴上安全帽,装扮成工人模样的多弗朗明哥走入电梯,按了顶层。然而电梯升到一半突然停住。

“你现在被困在铁盒子里,70楼层的高度。投降吧,多弗。”电梯的紧急通话处传来声音。

“......罗西?”多弗朗明哥勾唇,“呋呋呋,你果然是政府的。你是从一开始就可以说话吧。”

多弗朗明哥抬头盯着摄像头,笑道:“你不应该叫哥哥吗?叫声哥哥,说不定我会考虑。”

此时的罗西南迪在距离建筑物不远处一辆箱车里,看着屏幕上的监控。虽然多弗朗明哥戴着墨镜,但罗西南迪知道,在墨镜的下方那个人绝对是在用犀利且毫无笑意、如同看猎物一般的眼神试图透过镜头盯着自己。他也知道多弗朗明哥肯定不会因为自己一声“哥哥”而投降,所以直接选择性忽略掉了,“多弗,最后一次,投降吧。”

“真的不接受那个条件?呋呋呋,你可是隐瞒了我5年啊。让我猜猜,平衡缆装了聚能炸药,主要及次要制动器上也装了?”

“6年。”罗西南迪下意识去纠正。

“你还敢说出口。”青筋凸起,笑容有些狞恶,“引爆吧,罗西。”

“主缆绳上也有炸药,你知道引爆的后果吧。”

“动手吧。”

“......你认为我不敢?”

“呋呋呋,你不敢”

“你想多了。...还有任何遗言吗?”

“有个遗愿,你欠我一声‘哥哥’。”

罗西南迪看着屏幕上面带狰狞笑容的多弗朗明哥,扬起嘴角,道:“这你也想多了。再见了,多弗。”

坐在罗西南迪旁边的手下突然按了确认键,车外突然响起剧烈的爆炸声,面前的监控变成了雪花点。罗西南迪瞬间变了脸色,瞪大眼睛盯着屏幕,“你做了什么?”

“......你刚才说了再见的。”

罗西南迪失控地跑出箱车,打开后箱门的瞬间,电梯重重摔到地面,发出巨响的同时尘土飞扬,模糊了视线。周围的工人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四散逃离乱成一团。只有罗西南迪呆在原地,怔怔地望着,听不见任何声音。

“唐吉诃德先生,我们不能出现在现场。”克比走出车,轻唤,“唐吉诃德先生”

最终克比只好与另一位手下把罗西南迪拉回车内。

 

此时,建筑物里另外一部电梯缓缓打开门,多弗朗明哥手提黑色旅行包走出。原来多弗朗明哥早已识出电梯陷阱,并入侵电路篡改了监控,让罗西南迪误以为自己在刚才坠落的电梯里。

多弗朗明哥站在脚手架边缘往下看去,烟尘散去不少,突然一抹金色让多弗朗明哥的眼皮跳动了下。站在二十层的高度,多弗朗明哥弯腰拉开包的拉链,取出一把狙击枪。调节了下瞄准镜后凑近,看清楚了人的面容,以及他呆滞的表情。

扣到一半的扳机突然中止。

通过瞄准镜,多弗朗明哥看着罗西南迪被两人架回车内。

随后汽车发动离开现场,而多弗朗明哥压在扳机上的手也慢慢松开。

评论(7)
热度(17)

© FassVass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