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sVassIn

完全放飞自我。

【罗柯】七月的夜晚

现代AU

罗西生日快乐!!!!!!!

(罗西南迪与小罗,罗西南迪与罗的故事)


在去往a国的途中,会在s国中转,然而这中转时间却有些意外的长,要在机场等待7个小时。这种情况下,出机场游玩便成了首选。正巧S国的机场提供免费的城市游,罗西南迪根据从询问台拿到的机场地图,带着罗直奔巴士游的报名柜台。

正所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两人刚到柜台,碰巧有人选择取消预订,使得罗西南迪和罗刚好拿到了当日巴士游最后两个名额。匆匆填好预订单,罗西南迪弯腰,把还不如柜台高的罗举起,让他签上名字,随后自己再签个字,预订便顺利完成了!

稍等了片刻,城市游的工作人员组织大家集合,带领着大家出关,坐上巴士,短暂的旅游开始了。

罗坐在窗户边的位置,手肘靠着玻璃,手支撑着脸颊,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罗西南迪坐在他旁边,靠着过道。




罗身体有疾,这次去a国便是要去治疗,然而这次手术的成功率却是很低。但如果不去尝试,疾病也终会将罗带走。所以,罗西南迪拿出所有存钱,决定放手一搏。

罗西南迪是一名协警,或者说以前是一名协警。半年前遇到大街上打架案件,与罗相识。之后便因为各种事件经常见到罗。对于罗的第一印象,罗西南迪称为无可救药的小混混,但又隐约感觉他并非如此。通过慢慢了解,罗西南迪才得知罗身患重病,所剩并无多少时日,而作为孤儿的他没有定所。而罗第一次打架,是为了保护被别人欺负的小孩。之后随着打架次数增多,竟被黑手党看中,邀请罗加入。罗西南迪知道罗本性善良,查到a国有最先进的技术可以治疗罗的病时,干脆辞掉协警的工作,带走了罗。




罗西南迪双手一拍罗的脸颊,迫使对方朝向窗外某个方向,说道:“罗,那棵树木长得好有趣,快拍下来!”

罗先是被吓了一跳,随后挣扎着拒绝。罗西南迪装作没有听见,直接从罗的背包里取出相机,一手拿着相机,手臂伸长,与罗挤靠在一起,趁着巴士开远前,赶紧合影了一张。咧嘴大笑着的罗西南迪,皱眉满脸不耐烦的罗,以及窗外葱郁高大树枝盘旋而上的树木,这样的画面被永恒的定格在了相机里。




罗西南迪很少见到罗的笑容,或者说很少见到罗发自内心的开心。罗从不相信任何人,更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这种好事,一直以来都是以恶意揣测着罗西南迪的用意,直到看到护照与机票,罗才开始相信居然真的会有人愿意舍弃一切来拯救自己。从那一刻,罗对罗西南迪的称呼改为了敬称。




这次中转旅游也是罗西南迪想让罗开心一下,结果先被景色吸引住的反倒是罗西南迪,一下巴士就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各种拍照。用了一个小时将整个海湾公园转完一圈后,两人找到一家咖啡馆,排队买了冷饮,坐下休息。

罗西南迪和罗并排坐着,看着远方渐暗的天空,同时深吸了一大口饮料。公园不大,但在这闷热的天气下,一圈逛下来也着实累人,而这口冷饮甚是消暑。两人坐在公园长椅上,无言,又饮了一口。

缓了片刻,罗西南迪后知后觉开口道:“......罗,我们集合时间是....几点?”

一位无心旅游,根本没听导游讲解;一位被景色吸引,没有听完全部内容。等到两人火急火燎赶到集合地点,巴士早已开走,徒留他们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公园向导注意到愣在原地的两人,将他们带到公园服务中心。通过查询机场巴士时间表,被告知那是今日最后一辆巴士。中转时间不短,但也不够他们在外留宿。好心的向导询问了他们飞机起飞的时间,了解到还有5个小时才起飞后,向导二话不说,取出一张公园地图,说道:“再过一刻钟,公园里这个景点”,向导指了指地图一处,“到时会有一场表演!还会有烟火哦!”

罗西南迪看看地图,抬头看看向导,又歪头看看罗,视线再次回到向导,带着迷惑与不解。

“之后的时间我们可以自由支配了?”罗不冷不热的声音传来,一语点破。

“当然!您可以随时打车回机场!不过烟火很棒的,可不要错过哦!”

擅自脱团并不会造成任何问题,罗西南迪了解到这件事后,仿佛小学生脱离了老师的掌控,从向导处询问了公园周围更多推荐的景点。一询问才得知,他们所处的公园距离市中心只需步行7分钟,那里有各色美食。罗西南迪和罗对视了一眼,匆匆道谢后,便先向有烟火的地方赶去。

走到向导所指的地方,几棵巨大的树仿佛直插云霄,但仔细看去,其实会发现是只是树形的结构建筑,各种植被覆盖在建筑上面。还未待罗西南迪两人多研究,一瞬间灯光全灭,表示着表演即将开始。

伴随着音乐节奏,树形建筑彩灯闪烁,上演起一场灯光秀。

人越聚越多,罗西南迪和罗抬头看了好一会,觉得脖颈甚是酸痛。摸了摸脖颈,两人决定转移到高处去看。多亏了在天亮之前将公园转了一圈,两人知道远处有座桥可以毫无障碍将整个表演尽收眼底,虽然有些远,没有近距离气氛强烈,但脖颈不会那么酸累。

两人心有灵犀,无需多言,直接快步离开,向高桥走去。桥上有专门的观景台,罗西南迪和罗很是幸运,那里几乎没有人。

小孩永远都是小孩,虽然之前表现出对旅游毫无兴趣,但还是被灯光秀所吸引,和罗西南迪一起聚精会神地看着。

过了一会,罗拽了拽罗西南迪的衣角,示意他蹲下。罗西南迪蹲下,询问道有什么事。

“.......生日快乐。”

“啊?生日?什么生日?”

“今天是你生日啊!笨蛋!”

罗西南迪吓了一跳,随后咧嘴笑了起来,向前扑身用力抱住罗。

“......之前从你护照上看到的。”罗看罗西南迪不讲话,开始解释道。

“谢谢你,罗!”

“............喂喂!快放开我!我衣服湿了!喂!不要擦鼻涕啊!!”

“哈哈哈哈哈,不要!”罗西南迪头靠着罗的肩膀,带着鼻音低声笑着。

烟火飞上天在天空炸开,照亮了天空也照到了在桥上正在玩闹的二人。






十几年后,罗西南迪再次来到s国,站在同样的位置看着烟火。

罗西南迪感到腰部突然一暖,侧头看去,罗贴身靠着他,眼神也片刻不离罗西南迪。

“柯拉先生,这次我们可以留宿了。”罗压在罗西南迪耳边说道,罗西南迪心里一痒,脸有些发热。

罗西南迪手臂靠着观景台的玻璃,头埋到手臂里,没有回复。

“柯拉先生。”罗轻唤了一句。

“啊?”罗西南迪枕着手臂侧过头。

罗低头,蜻蜓点水般快速又轻柔地吻了一下对方的嘴唇,“生日快乐!”

“现在在外面!罗!”罗西南迪小声喊道,脸再次埋回臂膀,他感觉自己脸都要烧起来了。

罗轻声笑着,道了句抱歉,却没有任何道歉意味。

两人站在桥上,暖风拂面而过。

七月的夜晚永远那么暖。

评论
热度(12)

© FassVass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