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sVassIn

完全放飞自我。

郝家四兄弟③

*私设严重。OOC严重。

*设定羽早川、郝眉、厉逍和高迈是亲兄弟

*cp:刘地x羽早川;KOx郝眉;林一木x厉逍;乔燃x高迈

*总感觉自己写成了出柜大会。

前回连接:(1)   (2)


——————


“高迈”邀请“乔燃”加入群聊

你邀请“KO”加入群聊

“高迈”修改群名为“我家乔燃最帅”

“厉逍”修改群名为“三个都长一个样好吗”

“高迈”修改群名为“你就是嫉妒”

“厉逍”修改群名为“放屁”

“高迈”修改群名为“厉逍放屁了”

厉逍:你!!!

“厉逍”修改群名为“秀恩爱死得快”

高迈:那也先把你闪死

高迈:单身狗,略略略

“厉逍”将“高迈”移出群聊

“厉逍”将“乔燃”移出群聊

 

“厉逍你!!!!!”

“怎么着,我是群主,来打我啊”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这要一切归功于大哥羽早川的成熟稳重心细聪慧善于观察,总之不管怎么样,郝眉决定自己要变羽早川吹一分钟。

时间回到七人刚碰面。

大家在KO、刘地和乔燃之前来回打量,最先开口打破沉默的是羽早川,对KO和乔燃同时说道:“初次见面,我是羽早川。”

“你好,乔燃,迈迈的朋友。”

“KO”

随后羽早川向服务生加了两套餐具,请大家落座吃饭。

是啊,无论世界再如何玄幻再如何狗血,唯有美食不可辜负,吃饭才是头等大事。

当然,只有郝眉是这么想的,他跟着羽早川走到饭桌前,坐下。

KO紧随郝眉落座。

七人中瞬间走了三位,剩下四个人不好意思干站在那里大眼瞪小眼,便也围着餐桌坐下。

刚才在酒店门口打过交道,厉逍自然知道KO和乔燃,可是等了半天都没见到羽早川介绍这位很自然坐在羽早川身旁的人,索性直接问出口:“大哥,他是谁?”

“刘地,我的上司。”

“你们好”刘地把含在嘴里的棒棒糖取出,象征性地打了个招呼。

“下属家庭聚会,上司也要来参与吗?”高迈有些不悦道。

“这个上司管的可真多啊。”厉逍添了一句。

“这是关爱下属”刘地笑了笑,“而且都是自己人。”

“谁跟你是自己人!”想起进门前刘地亲密叫羽早川为早川,高迈和厉逍同时起身拍桌子道。

郝眉看了看桌上的菜,虽然自己又好奇刘地又想了解一下乔燃,但美食在前,什么都是浮云。

“厉逍、迈迈,先吃饭,你二哥我都快要饿死了。”郝眉一边抱怨一边伸手拿筷子就要去夹菜,筷子还没举起,KO就已经往郝眉盘子里夹了一个鸡翅。郝眉扭头冲人笑了笑,吃起鸡翅。

 

没眼看。厉逍和高迈OS。

 

不过郝眉说话也是管用的,再者两位小祖宗肚子是真饿了,于是他们决定先填饱肚子再说。

郝眉在吃饭时都异常投入,没有分心可言。另一边状况则大不一样,高迈一边不停被乔燃投喂,一边和厉逍一样死盯着羽早川和刘地。

刘地夹了一块虾放进羽早川的盘子里,羽早川没有多说,剥好虾,又放到刘地的盘子里。两人动作行云流水,一看就是对此习以为常,却看得高迈和厉逍二人眼皮直跳。

大哥剥虾这种事只有在自己小时候才会享受到,现在这个刘地居然心安理得地让大哥给他剥虾!!!

能忍吗?不能!!!

高迈和厉逍眼神一交流,再次拍桌子大喊道:“他到底是谁?”

“上司”

“自己人”

羽早川和刘地同时回答。

“就算是上司,也不会给他剥虾吧!难道是...”高迈第一个反驳,说到一半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语气一变,惊恐道,“大哥你被潜规则了?”

厉逍忍不住冲高迈翻了个白眼,“要潜也是大哥潜别人。”

羽早川看了一眼身旁的人,他答应过刘地一些事,所以在他把虾夹给自己时,必须帮他剥好虾再递回去。他明白刘地刚才是特意夹虾给厉逍和高迈看,也知道刘地是现在就想摊牌。羽早川无声叹了口气,只好对着两个小祖宗坦白:“是自己人。”

刘地满意地勾勾嘴角,继续火上浇油:“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弟弟们好”说罢,把剥好的虾夹起喂进羽早川嘴里。

看着羽早川耳朵微红,眼神有点飘,顺从地张嘴将虾吃掉,两个小炮仗瞬间被点爆,一甩筷子,齐吼:“我不同意!”

这撒狗粮的技术,比老三还厉害。郝眉一边啃着排骨一边在内心吐槽。刚才跟厉逍和高迈出柜,俩小祖宗居然一点都没反对,郝眉一时不知是该庆幸没有遭到反对,还是该怀疑自己的弟弟难道压根不在意自己。

其实不是厉逍和高迈不在意,而是他们知道,就算郝眉谈了恋爱,他们在郝眉心里的地位也不会动摇。从小到大,厉逍和高迈的零花钱没有了,郝眉都会直接把自己的钱打给他们。被羽早川训了,被锁在房间思过时,郝眉都会偷偷跑来送零食。但羽早川不一样啊,这个刘地一看就是过来和他们争宠的!看看刚才!!还给外人剥虾!!大哥从自己十岁后就没再给自己剥过啊!!!

越想越凄凉,越想越愤懑,如果厉逍和高迈有具象化的能力,他们恨不得在羽早川和刘地之间瞪出个银河迫使二人分开,就像王母拆散牛郎织女那样,啊呸,谁承认他俩是情侣!

“爸妈已经同意了。”

“什么?!”平地一声雷,郝眉、厉逍和高迈三脸懵逼。

“他们同意又怎么样,我不同意!”来自不管别人怎么样我才是真理的小霸王厉逍。

“......总之我不同意!!!”来自找不到反驳理由就开始撒泼打滚的小无赖高迈。

“不是,大哥,你怎么又比我先一步行动!!”来自想起被强制性要求继承家业因为不服而只能过一月六百的噩梦的郝眉。

郝眉话音刚落,房间瞬间陷入沉默。

郝眉好奇地扫了一圈众人,这才后知后觉自己说出口了什么。

他对于出柜设想过很多情节对话和各种应对措施,但唯独没想过会以今天这样的方式说出口。

 

为什么突然都不吭声了,这样很尴尬好不好!大哥面无表情让我更心虚了!KO救命!......KO比大哥更面瘫,算了。不过大哥也......那他应该不会阻拦我和KO吧。不对!大哥居然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出柜了!!要不是俩小祖宗逼问,居然还想隐瞒!!有没有兄弟情了?!不告诉厉逍和迈迈就算了,居然不告诉我!!兄弟爱呢?!不对!爸同意了大哥,那不会是想把传宗接代的任务交给我吧,那我跟家里出柜岂不是变难了!

以上来自郝眉OS。

 

KO看了看一会挑眉一会皱眉将内心想法全都展现在脸上的郝眉,站起身,对羽早川开口:“我会照顾好郝眉。”认真的眼神望向羽早川,是对羽早川承诺,也是对郝眉承诺。

郝眉从小就是个很机灵的孩子,然而对感情这方面意外的迟钝。眼下郝眉谈恋爱着实让羽早川有些惊讶。但郝眉又是个执着的人,认准了事情便不会反悔。羽早川看了眼KO,随后将目光移向郝眉:“我不会干涉你的决定。”

瞬间,郝眉感觉内心炸开了花。将心里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的想法压下,郝眉对羽早川露出憨憨的笑容:“谢谢哥!”

一旁坐下的KO看到郝眉的笑脸,不自觉也上扬嘴角微笑起来。

闪瞎眼。高迈吐吐舌头,内心吐槽道。而且相比起看这对放闪,目前更严肃的问题是,“大哥你别想转移话题!”

羽早川面色平静回复:“我以为你会和你二哥一样向我坦白。”

“啊?”被提及的郝眉有些茫然,顺着羽早川的视线看向高迈。

高迈一时间也被说愣了,眨眨眼睛想了会才知道羽早川所指的是什么。他看了看身旁的乔燃,低头挠了挠头发,撇嘴。

“大哥,你怎么知道的......”高迈的声音越来越小。

“傻子才看不出来。”厉逍夹了口菜,瞥都没瞥高迈一眼,吐槽道。

省状元郝眉决定不接话。

乔燃伸手牵住高迈:“我对迈迈是认真的。”

“但高迈还未成年。”

“那又怎么样!我们是认真的!只允许你谈,我就不可以吗?!”高迈气急道。

“你意思是同意我们了。”

............

......

...

今晚高迈走得最长的路叫羽早川的套路。

要么互相认可,要么互不认可。高迈眼一闭心一横,选择了前者。

虽然大哥宠爱少了,但是我还有乔燃。高迈在内心自我安慰道。

厉逍目睹昔日革命战友被套路,深深地白了对方一眼:“蠢。”

厉逍又转头对羽早川开口:“我不会同意。”

人年轻就不要轻易立flag。

羽早川拿起手机点了几下屏幕,随后抬抬下巴示意厉逍看手机。厉逍蹙眉,疑惑地拿起自己手机——屏幕上显示羽早川发来两条消息。

 

大哥:【网页链接-娱乐新闻报道】

大哥:爸还不知道你回国的真正原因。

 

“......”

沉默是今晚的南京市长江大桥。


——————厉逍妥协了。

高迈之前没有立场反驳,现在看到厉逍也倒戈了,立马回怼:“怂!”

“那也没有你怂得快。”

“我那是中了圈套!”

“四舍五入就是怂。”

“你才怂!”

“你怂!”

“你更怂!”

“你最怂!”

 

一顿聚餐最终在俩小祖宗内容毫无营养的吵架中结束了。

郝眉觉得自己今天解锁了大哥羽早川腹黑的一面,不过,谁让大哥没有反对他和KO,郝眉决定变羽早川吹一分钟,哦不,两分钟。

 

众人纷纷起身准备离开时,羽早川突然叫住高迈,开口:“高迈,你住哪里?”

“乔燃家啊。”高迈小祖宗一脸理所应当地说道。

“这几天都是?”

“恩,爸妈出去旅游了,我正好放假来北京玩。”高迈挠挠头,有些疑惑,“怎么了?”

乔燃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支钢笔,弯腰又从桌子上取了一张酒店的名片,在名片空白处写下一串号码。

“这是我的电话。迈迈在我这里你可以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刘地直接越过羽早川,接下乔燃递来的纸片。

羽早川瞥了刘地一眼,刘地打着哈哈说:“都是一家人,那就互相都留一下联系方式吧。”

“谁和你一家人!”高迈和厉逍反驳道。

不过最后七人还是交换了号码,又互加了微信。

突然,郝眉提议道:“不如把KO他们三人也拉入微信群吧。”

 

于是就有了之前的故事。


羽早川咳嗽了一声,硬生生让即将展开真人互怼的两位小祖宗噤了声,转为眼神pk。

郝眉冲KO笑了笑,表示这就是自家的日常。

 

——————之后高迈和乔燃还是回到了群里。

“大哥”邀请“高迈”加入群聊。

“大哥”邀请“乔燃”加入群聊。

“大哥”邀请“刘地”加入群聊。

“大哥”修改群名为“单身不是错”

 

厉逍:......我要退群。

 

 

——————

 

“羽早川你怎么这么厉害,居然会剥虾。”午餐时间,立新小学二年小霸王刘地看着坐在对面的新生羽早川,感叹道。

“因为我是执事。妈妈说,执事要什么都会。”羽早川面色平静地回答道。

“执事?”刘地差点喷出一口饭,“那你主人是谁?”

“......主人?主人是什么?”平静的脸上显露出一丝不知所措。

刘地看在眼里,瞬间玩心大起:“有主人才会有执事,没有主人就不能称作执事。”

“我......我没有怎么办......”羽早川有些慌张,一副受了委屈的表情。

“那我做你主人吧”

“好”



——————

终于把七人放到一个微信群里了。

之后大概就是段子了。

最后一段是讲刘地和羽早川小时候的故事。

最近快考试了,所以可能会很少更。

谢谢大家喜欢!

评论(10)
热度(76)
  1. 韓小睦FassVassIn 转载了此文字

© FassVassIn | Powered by LOFTER